污水冬

Team Ironman always. all铁不逆。
喜欢极圈。无肉不欢。
RDJ中心。
雷盾受冬受以及DD【不是指马特】。
近期沉迷漫画,什么奇奇怪怪的铁受安利都吃,越冷越好,欢迎安利~

【盾铁】莎乐美(上)

清水。内战后。非一发完注意。
主要角色死亡注意。
MCU队长视角。ooc注意。
伪单箭头(注意是伪)。
就只是借用了个莎乐美的暗喻。be。

画手第一次发文。不知道格式,有不对的地方提前致歉。不撕不黑。

阿时生日快乐~ @时墨

——————————

如果你看着我,你就会爱上我。

约翰,为什么你不看着我呢?

——————————
(一)

Tony Stark的墓碑旁没有杂草。

阴翳的雨天,雨一直下个不停。泥浆溅得到处都是,却没有人曾弯腰费心惗去它们,留下一个个斑驳的点。随之而来的土腥味和雨水气息疯狂挤出肺腔里的氧气,浓烈到几近窒息的地步。

很冷。Steve摸到了,就在他抬棺的时候。他没有打伞,同时拒绝了Sam的帮助,机械地迈步,手臂用力抬起漆黑的棺材。雨水毫无阻隔地打湿了他的西装、衬衫,顺着棺木的边沿淋上他的指节和肌肉线条。湿冷一路淌进他心底。他几乎能听到血液被冻结的声音,麻木感从心脏扩散,渐渐蔓延到指尖。

而现在,Steve撑开一把黑伞站着,水从发梢滴在鼻骨上时他晃了晃,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也不应该觉得冷。是血清失效了吗?他模糊地想着。他现在虚弱的就像个体虚畏寒的普通人,或者再加上一点哮喘之类的老毛病?就像很久、很久之前那样。

不,比那个还要糟糕。

糟糕的多。

Steve觉得自己动不了了。他后颈的神经和肌肉仿佛坏死了,即使大脑一直在吼着让他回头看一眼那位坐在金属轮椅上穿着军装来参加葬礼的空军上校。他应该看看他的。但是Steve做不到,他现在除了站着什么也做不到。

Steve听到了哭声。在一片到场人员窸窸窣窣和暴雨的搅弄下细不可闻,但他还是听到了。女人偏尖细的从喉咙里挤压出来的泣音并不好听,就像是遏制不住的绝望和悲伤凝成酸液从紧紧捂住的指缝间溢出来。明明雨是这么大,鼓点一样密密匝匝地敲在伞上打得鼓膜生疼,那细微的啜泣却还是颤抖着穿过雨幕,丝丝缕缕攀上他的心脏,然后勒紧,几近窒息。

昨天Steve碰到Pepper了。美丽的女CEO差点控制不住情绪扔下文件夹给他脸上来一拳,积压已久的怒气和恨意一瞬间达到了极致,然后被什么东西强行盖过去。敌意隐藏在紧抿的唇角和女性握成拳的柔软手指后,隐藏于一闪而过的灼烧的右脸后。

Steve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跟Tony一起出现了。但是他还是从神盾的人和新闻报道上断断续续地知道了一些事情。比如Tony毁掉了自己所有的盔甲,比如被注射了绝境病毒不再是个普通人的Pepper,比如那个反应堆终于被取下来了。哦,还有,他们两个在一起了。然后又分手了。这是几个月前在会议室里他们争执的时候Tony绝望地透露出来的。

Steve不知道Pepper如果揍他到底会多疼。但她只是看着他,然后张口。

“谢谢你的关心,Cap。”

“当然了,我们都知道,这只是一场悲剧。”

“这一切都和你无关。”

女人眼里的悲伤浓烈到几乎要滴落下来,好像她现在呼吸的每一口都是绝望。

和你无关。

无论是Tony Stark的死亡原因还是Tony Stark【死亡】这一事实,都和他无关,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和Steve Rogers无关了。

现在的Steve笔直地站在那儿,立成了一尊雕塑。大脑空白地看着那个眼眶红肿的少年撑着伞,怀抱一捧百合花,蹲下,却没有放下花而是从怀里掏出另外一个纸袋放在黑色的大理石碑前,上面印着Subway的字样。

“Mr.Stark,”少年似乎想笑,整张脸却颤抖着皱在一起,像一团被抛弃的纸。“您那天在医院说想吃这个,但是买回来之后却看都没有看一眼啊,都放凉了,浪费了五美元哎,这可都是从梅姨给我的午餐费里面挤出来的啊。”

“您说好给我报销的。”

“还有哦,上次那个凉了,这是我重新买的,要给双倍啊。”

“Mr.Stark。”

“你不能,不,”少年的声音开始变调,嘶哑,破碎地从喉咙逃窜出来。Steve几乎要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牧师在念悼词了,他隐约听到了“英雄”“慈善家”“爱国者”“科技先驱”诸如此类的字样,他看着棺木入土,看着绿茵地中间那块突兀的黑泥被盖上美国国旗,就像给一块巨大丑陋的伤口覆上一张卡通创可贴。挺可笑的那种。

穿着黑西服的人一个个上来低声吊唁放下花,偶尔会附赠一个贴上花瓣的吻,带着唇上的湿冷雨渍和极淡的香味离开。

Steve就只是看着,看着那些人一个接一个离开,淡出他的余光。他想起来了七十年前他站在人群最后远远看过的黑白电影,光影流转却看不真切。他转不过身,移不动身体,甚至视线都无法从那块儿移开哪怕一英寸。他听着轮椅转动辗过石子泥土的声音,和女人细长的吐气声,最后这一切都消失了。好像有人靠过来对他说了什么,试图拽走他,但是现在也离开了。所以现在就剩下Steve一个人,盯着大雨铺天盖地地挤压着这方墓地,和冰冷毫不在意的黑色大理石墓碑。

他就只是看着。

远处有喧闹声,Steve知道那是被拒之门外的记者和媒体人,举着摄像机和话筒熙熙攘攘擁在入口,蚂蟥似得榨取出席人员的悲伤抑或是愤怒,借此为生。他知道要是自己现在出去一定也会瞬间被闪光灯和人群淹没,然后所有人都会争先恐后地问他问题。

他们会问什么?

关于谁的?

关于Tony Stark吗?还是钢铁侠?

Tony Stark……是谁?

Steve一瞬间觉得自己成为了这片雨幕,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拥抱着这块坟墓。

坟墓……凿出的这个名字……照片上的这个人。Tony Stark。

他想起来了。

TBC

后续想好了但是不知道要写多久【这是条咸鱼】
以后文就丢这个小号吧。大号懒得上了。
反正我时生贺我一定会搞定的。

生日快乐。

评论(13)

热度(83)